墓螺

萤火

哥哥,你看,
那林中的点点亮光,
那么明亮又那么微弱啊,
那是一只只的萤火虫,
所发出的光呀。

哥哥,我亲爱的哥哥,
带我去捉萤火虫,
好吗?
我们将捉住的萤火虫,
放进灯里,
放在我们的床头,
让它照亮我们的明天,
好吗?

哥哥,你看,
那隔壁的姐姐,
送给了妹妹一盏萤火的灯,
让我好生羡慕啊。

哥哥,我沉睡的哥哥,
睁开你的眼,
让我用萤火照亮你的瞳孔,
好吗?
用你冰冷透骨的手,
抚摸我的头,
表扬我送了你萤火虫的灯,
好吗?

我亲爱的沉睡的哥哥啊,
让我用这短暂的萤火,
作为仲夏夜中,
你黑暗中的引路灯,
好吗?

复苏

那千年过去了,
黄昏的余晖不在,
黑夜沉寂了许久,
晨光终是醒来。

枯老的树木,
长出来新芽,
它的枝头,
是去而复返的鸟雀。

冰封的河流,
霜雪消融,
不可测不见底的水中,
是锦鳞来去自游。

光辉中的精灵,
雪白发丝被轻轻盘起,
长长的绿色纱裙随风轻动,
金色的瞳孔了是灵动。
她扶着竖琴,
唱着新生的歌,
春天为她回归,
百花为她开放,
万物为她复苏。

那千年过去了,
这是新生的世界。

飞天

飞天
我站在那岁月侵蚀过的高窟里,
脚下是黄沙幻化的云,
我听见,
我听见了风从耳畔掠过,
传来低沉的梵音,
骆驼蹄踏下的流沙,
商队被清脆的铃声指引,
奴隶脚下镣铐碰撞,
那细小的轻微的,
是先人的妙笔与岩壁亲吻,
留下古老的色彩与文明,
还有那,
千年前的,
大梦。

寒冷的夜迎来日出,
为万物镀上了金边,
千里之路,
无畏的队伍踏上征途,
寻找着传来梵音的源头。

他们不停地走着,
缺食缺水,
没有人说话,
只有骆驼蹄在流沙中踩踏。
他们又走了很久很久,
遇见了同样无惧的商队,
铃铛叮叮当当地诉说希望。
无畏的队伍看见了去往阳关的诗人,
繁华于他是过往云烟。
他们来到了正被开凿的高窟下,
风沙声中混着奴隶哐当的镣铐声。
那些色彩的运用者,
不听不问,
那样的专注,
绘下了佛的国度。
无畏的队伍欢喜着,
他们寻到了源头,
他们虔诚地跪拜,
泪水苦涩又甘甜。

那个被色彩孕育的女人,
反弹琵琶,
巧笑嫣然。
琵琶声带着我,
随风而舞,
死气的云活了过来,
千变万化,
九色鹿围着女人转圈。
那些严肃的神奇的的佛,
笑地慈祥,
他们庇佑着高窟,
庇佑着我们。

女人似乎累了,
停下了弹琵琶,
乐声刚落,
不知何处发出了一声悲鸣,
所以的都消失了,
我急忙忙地寻找,
一窟接着一窟,
他们都回了岩壁,
我看见了,
看见了那女人,
停在岩壁上,
向天而腾,
我最不能忘的,
是壁画上,
细碎的斑驳。

孤独

小孩站在河边,
凝望着河水,
“啪!”
恶作剧的小人儿将他推下了河,
不会水的小孩啊,
扑腾着扑腾着,
氧气迅速流失,
脑中是一片空白。

小孩躺在洁白的床上,
一动不动,
只有“滴滴”响的机子告诉别人,
他还活着。
小孩的双眼禁闭,
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寂静无声。

小孩抱着小小的玩偶,
坐在黑暗里,
笑了哭,哭了笑,
像个疯子又吼又叫。
他大声呼喊
“有人吗?”
“有人吗?”
无人应答。
他一遍又一遍地问,
声音渐渐变小,
黑暗又归于沉寂,
他沉沉地睡去,
期望着永夜迎来晨辉。

“光会在哪里呢?”
“在生命的另一边。”

“哔 ————”机子停止了响声,
洁白的床上是几近透明的小孩,
呼吸停止,
失去生机,
他静静地离去,
没有人知道。

墓碑上,
黑白相片里,
那个小孩的眼里,
没有灵魂,
却将黑夜装下,
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没有笑容。

“为什么你不会笑呢?”
“没有人知道我笑了。”

截下来给自己当头像WWW

我最亲爱的

我最亲爱的,
你还在吗?
清风拂面而过便会离去;
尘烟缓缓落下便会消散;
烟花热烈绽放便会不见。
你呢?
你会化作蝴蝶纷飞离我而去吗?

我最亲爱的,
你还在吗?
星月迎来黑夜嵌入天空;
枯树经过轮转重新茂密;
旅者兜兜转转回到家乡。
你呢?
你会成为萤火拥抱我的夏天吗?

我最亲爱的,
你还在吗?
春天带来芬芳,
带来生机,
带来温暖。
你呢?
你会带来什么呢?

我最亲爱的,
你还在吗?
你不在了。
我轻轻地呼唤你的名字,
你给我的回答是寂静。
我对你的爱如火般热烈,
你将我推向极寒之地。
你化作我的眼泪,
被阳光蒸发。
你的眼睛再无我要的星光,
你的嘴唇不再是温暖柔软,
你的心再也不会为我跳动。

我最亲爱的啊,
我的爱情,
似风,似雨,
阴霾又暴力;
我的爱情,
似火,似光,
温暖又热烈。
你的爱啊,
像风雨中的小伞;
像火光中的干柴。
你啊,
是牢笼中的死囚,
凶狠恶劣。
伪君子谴责我们,
行刑者杀死了你,
我颤抖着呼唤你,
再无回应。
我回到了孤身一人,
从此,
世界再无你的身影,
也再无我的爱情。

寄给远航的人

远航的人啊,
你好吗?
你见到了皑皑的雪山了吗?
你见到了葱青的树林了吗?
你见到了蔚蓝的海洋了吗?
你看见了我思念的信了吗?

远航的人啊,
你好吗?
你听见了清脆的鸟鸣了吗?
你听见了呼啸的风声了吗?
你听见了潺潺的水声了吗?
你听得见我思念的哭了吗?

远航的人啊,
你好吗?
你感受到温暖的阳光了吗?
你感受到万物的复苏了吗?
你感受到旅途的劳累了吗?
你感受到了思念的苦了吗?

远航的人啊,
快些回家吧。
我为你流的泪已经干涸;
我为你缝的衣已经陈旧;
我为你写的信已经积灰。
我找不到你,
找不到不愿被留下的你。
天上的星光细碎,
如同我夜晚为你点的油灯;
箱中的信纸泛黄,
如同我悄然而去的好年华;
门前的老梧桐树,
如同等你快快回归的我.
远航的人啊,
快些回来吧,
即将逝去的我,
再也不能等到下一个十年。
快些回来吧,
我爱的那个远航的你呀。

圈内小透明偶尔也要诈尸一下:-)

好不容易攒的钻石,就这么没了QAQ

配不出来艾比小姐的可爱Orz(没有呆毛,可能被格瑞砍掉了吧……